花露水人

天青色等烟雨。

©花露水人
Powered by LOFTER
 

糟了哦 桃花酿没写完我又想写老板表哥性格的惊丐、贪狼扒光原型的剑道以及傻叉小情侣苍丐了
啊……不管了肝新赛季更重要一点

 

这段话写给不愿意让同人作品只有爱而缺乏艺术性的你:
我要澄清一点,我对雷文相对算是包容,一是他人产出全靠热爱而不考虑自己的行文以及对角色的揣摩,或是揣摩了却不到位,比如初中的我写的尊礼,二是每个人都需要时间成长,人必须有自知之明且为自己的热爱付出努力。
任何标注“ooc致歉”的作者,三年前是ooc也罢了,十年后还是读者肉眼可见的ooc,那是不可能再包容该作者成长的了。
在我看来,一般这样标注的,大多是角色到位文笔美妙的作品,作者出于担忧自己未达最高标准的诚惶诚恐才标明该句;而非是出于自己的懒惰,不揣摩角色不重看原作不了解原作者思路的同人写手,下笔不过脑子的开脱。更有甚者,直接取他人作品,word改换...

 

【策丐】桃花酿

1

着轻甲的小少年又来寻他切磋,这回身边却多拽了个大人来。阮宁本来没注意到,吮着甜草茎自顾自出神。那种淡淡的甜味同胡萝卜挺像,就是股草味儿。然而这草味忽然越发苦了起来,还挺浓重的。抬头一看,小天策扯着他师父衣角,走到近前,似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看师父又看看他,对阮宁说想观摩他二人切磋。

阮宁早听说过小天策有个师父,小家伙每天活蹦乱跳过来求着切磋,被打得死去活来还乐不可支,抱着武学册子边研究边念叨:“怎么我同师父用的手法差不多,你却回回能抓到我疏漏呢?”接着便大说特说他师父如何英勇,当时怎样以一人之力将他从叛贼流寇手里救下的,说话间全是憧憬敬重。

小天策名叫陈语倾,人如其名的话多,阮宁也不嫌他...

 

【毒唐毒百合】请一见钟情对象吃火锅

※唐代可能没有火锅

※给 @空树 的早八百年前的点文


早些天她看见那劲装女子侧影,心下登时想到“艳压群芳”二字。然而女子身姿转瞬便隐没在枫华谷漫山遍野的红里。
是个修为不错的唐门弟子,即使一身黑衣也能轻易抹消自己……她竟还浓妆艳唇,精致却不近人情。
弩尖向卯媸一指,明晃晃地刺着人眼,似是无心之举,实为警告。
——多招摇。
卯媸了然,不追。
她也无意与散兵游勇斗狠。苗疆人养虫蛇制毒蛊,残酷之下最是敬重强者。待此人找着了浩气盟的大部,恶浩交锋时再斗上一番,也算公平。再有,那便是因她好看,谁不喜欢美人呢?卯媸欣赏那倩影。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里路亚》35-39

35

他那毛躁学生的优雅姐姐向他发来邀请,希望科洛雷多能够参加莫扎特家老爸的生日音乐会。科洛雷多当然是欣然答应,毕竟这位列奥波德·莫扎特先生也是响当当的人物,在现在的指挥界里绝对排得上号。这回这个音乐会是莫扎特家族心血来潮举办的,可要论邀请来的名角数量,指不定也能载入盛事之列,足可见莫扎特家的人脉了。

总之一番交谈,南奈尔对科洛雷多印象更好,她不是不信任弟弟对科洛雷多“严厉”方面的指控,但科洛雷多素养极高,只在对莫扎特的教育一事上显得霸道专横,这样的反差让南奈尔认识到了科洛雷多的负责任。磨合期或许真的要持续到毕业,但正因为莫扎特是汪洋恣意的天才,科洛雷多叫他雕琢细节,其实也并...

 

《哈哈哈哈哈利路亚》

不太好意思地发一段pwp,因为感觉没有后续了

戳这里

有兴趣看这个坑前文的可以戳这

 

脉络(元旦

挂在窗边的吊兰突然掉下来,摔了一地的泥土和瓷,莫方被吓了一跳,但心里却没有多的想法,大约不至于是坏事的预警。他没好气地把手机关了屏幕盖在脸上,闭了一会儿眼睛又睁开来瞟那边的惨案,最终一咕噜翻身下去打理。

更正,打算打理。

他蹲在木地板上,暖洋洋的感觉漫过拖鞋底涌上来,盯着打翻的泥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因为挂的时候就没考虑过掉下来要怎么办,就像万事都不考虑失事的绝望,也像不考虑他哪一天会死于酒瓶子扎脑袋。

缪彬回家的时候就看见这小子傻不愣登地拿手把泥土一抔一抔地捧进边上的垃圾桶里,他鞋子都没换就冲过去制止,他说万一还有碎瓷片扎到手了怎么办,莫方张开手,跟他头碰头一起研究自己手有没有受伤,最后...

 

一次冬夜拍到的光

 

求推荐书,你中意的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