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露水人

天青色等烟雨。

©花露水人
Powered by LOFTER
 

《你以为我召唤的是从者?其实是我男朋友哒!》铁瘫

※fateAU圣杯大战十四骑对决

※然而花了七千字才进召唤现场

1.

乔纳森找到乔尼的时候,乔尼正趴在小巷的路中央,面朝下、奄奄一息、有进气没出气。乔纳森大声地“啊”出了声,发觉不妥,于是改成小声地“啊”出了声。他一边慌里慌张把乔尼扶起来,一边又熟练地咏唱了好长十几节治愈魔术:作为魔术名门乔斯达家的现任年轻当主,虽然偶尔会有所失态,但在绅士行动力方面却是数一数二的。

乔尼刚才从五楼掉下来,摔得内脏出血,好在正脸朝下——毁容和鼻梁骨消失总好过后脑勺粉碎——正疼得七荤八素,暴怒又疼痛时,痛觉神经却突然没了电,以至于一句“疼死了你他妈的别碰我!”直接胎死腹中。他扭过头对上乔纳森的目光,张了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利路亚40-44》

*年代久远,前文请看合集


40

老莫扎特的生日就在开学后不久,虽然说是秋天但也冷起来了,莫扎特今天被阿玛迪踹起来收拾行李,例行推开窗看看是加入合唱还是给他们泼冷水时,先被灌了一嘴寒风:好嘛,男生宿舍楼今天早上的歌曲是苏联老情歌,可闭嘴吧没人管你们喜欢喀秋莎还是波波沙。

刷牙时正巧南奈尔夺命连环call过来,莫扎特咬着牙刷咕噜咕噜,听姐姐给他通知情况:“科洛雷多教授早上已经来家里拜——”

“停!停一停!他跟爸爸说什么了吗?!”莫扎特惊得差点连牙杯带泡沫扔阿玛迪身上去,一秒后又冷静下来,把牙刷塞回嘴里继续含糊不清,“哈,没事的,他可是有把柄在我这的。再说了,他能跟爸爸说什么坏话,反正爸...

 

这段话写给不愿意让同人作品只有爱而缺乏艺术性的你:
我要澄清一点,我对雷文相对算是包容,一是他人产出全靠热爱而不考虑自己的行文以及对角色的揣摩,或是揣摩了却不到位,比如初中的我写的尊礼,二是每个人都需要时间成长,人必须有自知之明且为自己的热爱付出努力。
任何标注“ooc致歉”的作者,三年前是ooc也罢了,十年后还是读者肉眼可见的ooc,那是不可能再包容该作者成长的了。
在我看来,一般这样标注的,大多是角色到位文笔美妙的作品,作者出于担忧自己未达最高标准的诚惶诚恐才标明该句;而非是出于自己的懒惰,不揣摩角色不重看原作不了解原作者思路的同人写手,下笔不过脑子的开脱。更有甚者,直接取他人作品,word改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里路亚》35-39

35

他那毛躁学生的优雅姐姐向他发来邀请,希望科洛雷多能够参加莫扎特家老爸的生日音乐会。科洛雷多当然是欣然答应,毕竟这位列奥波德·莫扎特先生也是响当当的人物,在现在的指挥界里绝对排得上号。这回这个音乐会是莫扎特家族心血来潮举办的,可要论邀请来的名角数量,指不定也能载入盛事之列,足可见莫扎特家的人脉了。

总之一番交谈,南奈尔对科洛雷多印象更好,她不是不信任弟弟对科洛雷多“严厉”方面的指控,但科洛雷多素养极高,只在对莫扎特的教育一事上显得霸道专横,这样的反差让南奈尔认识到了科洛雷多的负责任。磨合期或许真的要持续到毕业,但正因为莫扎特是汪洋恣意的天才,科洛雷多叫他雕琢细节,其实也并...

 

脉络(元旦

挂在窗边的吊兰突然掉下来,摔了一地的泥土和瓷,莫方被吓了一跳,但心里却没有多的想法,大约不至于是坏事的预警。他没好气地把手机关了屏幕盖在脸上,闭了一会儿眼睛又睁开来瞟那边的惨案,最终一咕噜翻身下去打理。

更正,打算打理。

他蹲在木地板上,暖洋洋的感觉漫过拖鞋底涌上来,盯着打翻的泥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因为挂的时候就没考虑过掉下来要怎么办,就像万事都不考虑失事的绝望,也像不考虑他哪一天会死于酒瓶子扎脑袋。

缪彬回家的时候就看见这小子傻不愣登地拿手把泥土一抔一抔地捧进边上的垃圾桶里,他鞋子都没换就冲过去制止,他说万一还有碎瓷片扎到手了怎么办,莫方张开手,跟他头碰头一起研究自己手有没有受伤,最后...

 

一次冬夜拍到的光

 

求推荐书,你中意的就好

 

一定有哲学家数学家说过剧作家写的剧本都是垃圾,他们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流水线工作,蠢材独有的语气爬山虎一般从稿纸上开始占领好莱坞。
平庸之人写出平庸的作品,偶有亮点也如同夜里回家时,在车窗与你眼睛里一转而逝的路灯光。

 

暴风雪里有军队前进,远处悬崖上方的桥通向尖顶肃穆的王城。
一头鹿在雪山阴影下看更遥远的地方。